用户名: 密 码:   站内搜索:

周恩来:长期合作,共同建设新中国(1950年4月19日)

发布时间:2015/1/19     共浏览查看:796次
 

关于党派问题,包括资产阶级前途问题,我想讲几句话。现在大家有一个问题,究竟什么时候进入社会主义?这个问题在《共同纲领》中没有写明,因为当时条件还不成熟,过早提出来反而会乱了脚步。当然,社会主义的前途并不因此而消失。一个阶级,一个政党都有自己发生、发展和消亡的过程。共产党到共产主义社会也是要消亡的,但我们党并不因此而不努力工作。我今年已经五十二岁,既然还活着,就要努力工作。这不是很好理解的事嘛。社会主义社会,当然是没有资产阶级了。但在今天,民族资产阶级还有它的历史任务。民族资产阶级过去是起过进步作用的,我们不能主观地抹煞历史。一个人也好,一个阶级也好,只要尽了历史责任,历史就会写上一笔,自己也会从中得到安慰的。因此,虽然资产阶级迟早要被消灭,但这并不可怕。

 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共同努力建设新中国,不经过新民主主义就不能达到社会主义,着急是不行的。有些人天天喊共产主义,这当然使资产阶级受到精神威胁。如果有人天天在我面前说,你老了,快要死了,我也不高兴,非躲开他不可。我们要告诉资产阶级的人们要自信,他们不但有历史任务,而且有光明的前途。

  现在,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单一阶级的政党?这不是应不应该有的问题,而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很难产生。旧中国外有帝国主义的侵略,内有封建主义的压迫,民族资产阶级软弱性和动摇性这个“肺病”是先天不足遗传下来的,一开始就没有力量,没有形成强大的政党。中国革命的领导责任不得不落在无产阶级的肩上。共产党在农村搞了二十二年的武装斗争,形成了今天的局面。

  在今天,如果搞单一阶级的资产阶级政党,势必走欧美资产阶级的道路:垄断市场,向外侵略,反对共产党。但是这条路在中国是行不通的,是不被许可的。因此,中国的民主党派只能是承认《共同纲领》,接受共产党领导,如现在的民主建国会那样。但民主建国会并不是单一的资产阶级政党,它里面有进步分子,有社会主义思想。在中国具体历史条件下,民族资产阶级必须走今天这样的路,民主党派也必定是今天这样的类型,这是历史的必然。

  各民主党派活动要有所分工。民进在自由职业者方面开展活动较为适合。职教社提出为劳苦大众服务,这是好的,但光提为劳苦大众服务还不够,照顾的方面要多些。民主党派的组织也不能太严,要照顾大多数,团结大家一道前进。总之,我们要长期合作,共同努力,建设新中国,完成历史所赋予的任务。

  根据《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》刊印

  这是周恩来在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建国会、民主促进会、中华职业教育社部分领导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第三部分。